妖繪卷:杏花妖 醉春緋顏 2019.06.11

很久以前,一位殷實人家的大小姐,嫁入了沒有名字的小村,成為某個幸運男人的妻子。
她的丈夫是近中聞名的釀酒師,日子雖不富足,但也和樂安美。她的女兒,臉蛋如杏花般紅潤,眼眸如黑水銀般明亮,是夫妻兩寄予明天的希望。
一家人,住在杏樹下的老屋裏。那小小的,熱絡的屋子裏釀出的酒,每一滴都有意思,每一滴都活著。

這是個幸福的故事,只有一個疑點:為何一位富家千金小姐,會下嫁到偏遠的小村?
是“詛咒”。
那是某種於女子血脈根中流傳的,進境緩慢,卻難以阻擋的病症。患者自病發後將逐漸衰弱,失去行走坐臥的力氣,最後於床榻間慢慢死去。
不幸的是,病魔的詛咒,同時應驗在了她與女兒的身上。幸運的是,這個小小的家的積蓄,或許足以拯救......一個人。

丈夫背上女兒,前往遙遠的京城求醫,他們與她約定:來年杏花開的時候,就會回來。
可憐的夫人,病魔奪去了她的氣力,她只能將所有的思念與回憶,一遍又遍講予屋後的杏樹聽。但杏花開了一次

又一次,她卻沒有等到女兒回來,直到一次突如其來的衰竭,將她的性命奪去。
人們遵照她的遺願,將她火化,而後葬在樹下。
...杏花不再開放...

漸漸地,村中出現了“霧鬼”的傳聞...
如霧似幻的,蒼白的魂靈,口中喃喃自語著女兒的名字。
「杏兒...你在哪呢....」
那魂靈會尋找垂髫之年的少女,擁抱她,親吻她的眼瞼和額頭,捧著她的臉頰,溫柔地與她對視.......
然後......
「不是你......」
魂靈離去了。

人的恐懼,大多源於未知的事物。無辜受驚的少女雖未曾傷及性命,但總歸要大病上一場。
家有女眷的村民,大多慌忙地離開了故鄉。餘下難離故土的人,開始準備“解決”一切的手段。他們選出了最可靠的男人與最雄健的快馬,去尋找傳說中的降妖師,要將禍亂的根源斬除。

所謂“霧鬼”的真形,是夫人的思念,依託於杏花妖的妖力,誕生出的形體。
是的,杏花妖。
聽著與自己擁有相同名字的姑娘的故事成長的,花的妖精。
杏兒第一次走路時摔倒的故事,杏兒笨手笨腳幫著阿爹釀酒的故事,杏兒學著紡紗卻紮到自己手指的故事....
在夫人傾注了所有思念的故事中,杏花樹漸漸把杏兒當成了自己。她開始為杏兒的笑容而欣喜,為杏兒的淚水而悲傷,開始期待父親的鼓勵與母親的擁抱....她開始渴望....像人類一樣活著。
“所思如彼以至所行如彼,所行汝彼直至他人視汝如彼“
她成妖了。

初生的杏花妖,尚不識生死。她不知道她視作母親的女子早已安息,不知道棲息於自己懷中的只是那位夫人執念的倒影。
她只知道,自己還來不及向母親道謝,還沒有投入過母親的懷抱。母親,就要被她的同類...被人類...“除掉”...了?
這種事情,絕不允許。
「媽媽,杏兒要,保護你!」
於是杏花再一次盛放。夜明如晝,芳華絢爛,人見之則迷,不能得近。
粉紅色的花雨下,青衫少女輕拈裙角,笑顏亦如花燦爛。
「媽媽,我在這兒」

村人許諾的高額花紅,請到了一位據說初出茅廬,但道法高強的黑衣降妖師。
那位降妖師不辭辛苦來到小村,仔細巡查了一周,又神神秘秘地與什麼交談後,鄭重地告訴大家:
“這裡,沒有害人的妖怪。”
他轉身離去,亦不取一文。
說來也怪,異象就此平息,“霧鬼”再沒有打擾過村人。只是曾有閑漢聲稱,在古杏樹下偶遇過,一位懷中抱著小小瓷甕的仙女。
自此以後,那一株杏樹又複年年盛放,采杏花入缸釀酒,酒清而香冽。傳言飲此酒酣醉,能令人夢見思念之人。
越來越多的村人,學起了釀酒的手藝。小村以杏為號,遠近揚名,曰——

“杏花村”


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