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繪卷:嫻嬋傳 那年初雪 2019.06.11


嫻嬋 · 初雪
聞道狸奴將數子,買魚穿柳聘銜蟬。——《從隨主簿乞貓》
嫻嬋睜開眼的那一天,正是洛陽城迎來初雪的日子。漫天大雪在人們的歡喜聲中,覆蓋整座城池……
只是彼時,嫻嬋還不知。這些讓她冷至徹骨,卻讓那些人族欣喜歡笑的東西,叫作雪。
那時,嫻嬋不過是一只剛剛出生就被拋棄的幼崽。極致的饑餓與徹骨的寒冷讓她本能地發出微弱的求救聲。
可是明明那麼多人歡笑著,奔跑著,嬉鬧著,卻好似沒有一個人看到她……直到……
「娘,那有個好可愛的小貓兒,我們帶它回家好不好?」
「小貓兒?哪里?沒有啊,你這孩子又胡說八道!」
「娘,我沒有,就在那裏!它好可憐,快要被凍死了!」
「你這孩子又開始說胡話,別鬧了,快跟我回家!」
幼崽嫻嬋其實並聽不懂眼前的幾個人族在說什麼。可求生的本能讓她忍不住沖著那個被抱回家的小男孩發出一陣微弱的喵叫聲……
可是他與她一樣,還那麼小……
她只能看著他睜大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離她越來越遠……嫻嬋很餓,很冷,雪水早就浸透了她的毛髮,讓她連最微弱的求救聲都發不出來。
她要死了,在她剛剛來到這個世界,還不知何為生,何為死的時候。她努力地張開眼睛,想要再看這個世界一眼。
可是最終,還是失敗了……

嫻嬋 · 晴雪
又是一年洛陽冬,大雪紛飛,卻晴空萬里。一間破草屋裏,嫻嬋撐著下巴,眯著貓眼望著窗外裹著暖意的鵝毛大雪,甚是愜意。
是的,嫻嬋活了下來。
那年在她臨死之際,她感受到了一只小小冰涼的手把它托了起來。他將她裹進懷裏,孩童溫熱的體溫終於讓瀕死的幼崽得到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他小小的手握著一個已經碎的不成樣的糕點,放在她的嘴邊。她本能地想要伸出粉嫩的小舌去舔,卻發現她沒有辦法吃到。但莫名地,她就是活了下來。
後來嫻嬋才知道,她為何吃不到小孩兒帶給她的糕點。為何,那些人都看不到她。
原來,她是妖……
而這世間,只有極少數人才能看到妖,他便是其中之一。
「嫻嬋,我來了!我給你帶了燒鵝!」
看著烏黑發絲上還沾著雪花兒的少年,嫻嬋將自己從回憶中拔出。慵懶地伸了個優雅的懶腰,她化身為粉衣少女,與少年席地對坐。
「我不想吃燒鵝,我想吃魚!」
少年認真地將燒鵝撕成一小條一小條,遞給少女。
「這個也很好吃的,等過幾天我去碼頭給你買最新鮮的魚!」
鼓著臉頰,少女慢慢地咀嚼著泛著油光的肉絲。
其實,身為貓妖,她無需進食人族食物。但看著少年炯炯有神的目光中帶著滿足與期待,她還是吃了下去。粉紅色的小舌舔了舔嘴唇,她沖著他笑著。
「好吃。」
看著少女亦如窗外豔陽般的笑容,少年傻傻地笑了……

嫻嬋 · 寒雪
夜半深更,寒冷風雪中,洛陽城也一同進入了夢鄉。但某個陰暗的角落裏,似乎有幾道殘影劃過。
捂著流著妖血的肩膀,嫻嬋拼命地奔跑著。不能被抓到,會死的!
她好不容易,才跟他一起長大,她不能死!
可是,她只是一個十幾年的小妖。這個年紀在妖族,就如同人族繈褓中的孩童,那麼幼嫩,那麼脆弱。恰好,這個年紀的小妖也最得那些邪妖的喜愛。
因為初生,永遠是最純淨的,吃了它們,就會得到更多的妖力!嫻嬋便是這樣在無知無覺中被盯上的。
儘管嫻嬋那樣拼命奔跑著,可是追逐終有結果。靠在牆上,她驚恐地瞪著那雙貓眼看著眼前這只醜陋的妖怪。而他,似乎非常享受此刻這只小貓妖的恐懼與絕望。
「小傢伙,你可真狡猾,要不是那個人族傻小子,我還找不到你呢?」
人族傻小子?他在說什麼……?這時,嫻嬋突然想到,她的藏身之地,一直只有他知道……
年幼的嫻嬋並不懂得什麼是人性,可是她總覺得……他不會這麼做,也沒有道理這麼做!
眼前的邪妖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嫻嬋此刻所想。他的聲音是那樣邪惡,陰冷。
「你還小,你大概不知道人族,永遠是最狡猾的!」
「他們也是最貪婪,最懦弱的!」
「只要一點點誘惑,恐懼就能讓他們屈服!」
看著一點一點靠近她的邪妖,嫻嬋一邊顫抖,一邊流著眼淚拼命地搖著頭。不,他不會的!
他是那個為了給她買小魚乾,可以偷偷去碼頭在烈日下做工的人。他怎麼可能出賣她!可是張著血盆大口的邪妖似乎已不打算再給她思考掙扎的機會。
一聲轟隆的巨響與淒厲的慘叫後,幾道鮮豔的妖血灑在晶瑩潔白的寒雪上!
一如這寒冷的雪夜,刺骨,絕望……

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