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姐弟情深2
♦大野狼♦
2019-10-04
  古有喬公生得二喬,老夫便是當代喬公。

      看著當年的小狐狸崽子成長,雖經歷了許多風雨,如今姊弟倆也都各自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塗山爻甚感欣慰。

  一日下午,降妖師出外執行任務不在宅子裡,塗山爻在大廳閒晃著,找些書籍看看,沒人在耳邊絮絮叨叨的,倒也落的清閒。

  突然庭院傳來吵鬧聲,聽上去是阿夜的聲音,這孩子怎麼這麼浮浮躁躁的?莫不是又被惹毛了?

  「司羿你能不能幫個忙把這隻煩人的鳥射死!」炸了毛的塗山夜站在一襲紅袍的司羿身邊,怒氣沖天的指著面前的那隻「鳥」——人稱風伯的飛廉。

  塗山爻正要上前阻止,卻看見早已在大廳門口看好戲的雨師,向自己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雨師大人,這是?」塗山爻不解的看向饒有興致的雨師。

  「那傢伙纏著阿夜說要共浴呢。」雨師輕描淡寫地說道。

  「哦……原來如、等等,共浴?」他有沒有聽錯?

  雨師點點頭,視線仍定在在庭院吵鬧的三人組身上,並沒有理會明顯被震驚到的塗山爻。

  風伯仍悠哉而輕挑的微笑著,「阿夜,這可是你答應我的,堂堂塗山公子怎麼言而無信呢?」

  「把人灌醉之後問的事情怎能當真!」塗山夜怒道,一對赤色的眼充滿了怒意,指著風伯的鼻子罵道:「你就是個無賴、流氓!」

  回想起那天,塗山夜無法克制自己的怒火,風伯那個渾蛋,假藉等降妖師回家一起喝酒慶祝的理由,一杯接著一杯狠狠的灌醉自己,清醒過來才發現自己被他牢牢抱著,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面對怒焰凌人的塗山夜,風伯沒有絲毫懼怕,而是輕笑了一聲、迅速向前繞過司羿,握住塗山夜伸出的右手,深情款款的凝視著那美麗的紅色雙眸。

  「果然是青丘最美麗的崽。」風伯輕笑說道。

  塗山夜耳根一紅,右手化勢成掌,毫不猶豫、不留力氣往風伯臉上一掌打去——

  轉瞬之間,風伯旋身閃過塗山夜的掌風,扣著他右掌的手往後一扯、將塗山夜整個人鎖在懷中,風伯看似柔弱,這力道之大竟讓塗山夜無法動彈。

  瞧這兩人「相擁」的姿態,一直不作聲的司羿冷冷開口道:「人族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床頭吵、床尾和,以後這種事情別來找我了。」

  說罷,司羿便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繼續苦練他的箭術,像這種小情小愛、打情罵俏的事情,別來噁心了!

  塗山夜被緊緊扣著,正好視線對上杵在門廊的雨師和塗山爻,心中是羞憤難當,自尊甚高的他此時已鄰近爆發邊緣,他大吼道:「笨鳥,放開我!」

  「美人在懷,豈能輕易放手?」風伯笑道,輕撫著懷中人銀白的髮絲,動作之細膩也只有他看的見,而他自然也知道雨師及塗山爻就在不遠處,但無妨、畢竟他知道這兩人斷不會來打擾他的。

  但他也明白,以塗山夜高傲的個性,在他人面前如此狼狽,肯定是非常生氣的。

  為了不讓計畫再次失敗,於是風伯決定,帶著塗山夜凌空飛起,前往他私藏已久、從不對外人言道的秘境——

TBC